<rp id="zc61r"><meter id="zc61r"></meter></rp>

    1. <rp id="zc61r"><nav id="zc61r"></nav></rp>
        <rt id="zc61r"></rt>
        搜索
        加載中 ...

        農夫山泉的“慌張”!比“蟲卵門”真相更可怕

        原創 互聯網那些事 · 2021-10-23 19:57

        中國首富鐘睒睒最近有點煩!“福島白桃”余波才消散不久,農夫山泉又因“蟲卵門”事件再上熱搜,2021年上半年公司斬獲40億凈利潤,但股價卻如“過山車”一般迎來“腰斬”,市值更是縮水超3000億,有點“甜”的農夫山泉,腫么了?

        01,誰導演了“蟲卵門”事件?

        原本熱議的“蟲卵門”事件,因為李云迪的強勢空降,熱度降至冰點,說起來,鐘老板還得感謝“鋼琴王子”的神助攻,滅了輿情的洶涌大火。

        調侃完畢,言歸正傳,據北京時間報道,湖北武漢有女子反映,她購買的農夫山泉礦泉水里有大量蛆蟲,并且是在瓶蓋未開封的情況下,而且還發現的,不止一瓶有蟲卵,并還錄了相關的視頻。

        圖源:湖北經視

        另據湖北經視報道,該女士反映的兩瓶水有問題,以及兩瓶水均未開封的情況是得到了核實與確認的,同時該女士公司的倉庫也是符合飲用水儲存環境的要求的。

        結合多家官媒的報道,就目前已知信息來看,該女士通過開蓋加人為惡意投蟲卵栽贓陷害的概率微乎其微,由是增添了該事件的可信度,消息曝光后,引發了網友的熱議和對飲用水安全的擔憂。

        作為國民級飲用水,有誰能想到有一天這里面居然有蛆蟲在蠕動?

        炸鍋的網友

        在事件沖上熱搜后,農夫山泉也進行一波強硬的回應稱:“絕不可能進入蟲卵,已報警!”

        這就有意思了,農夫山泉說不是自己的問題,女士說不是自己的問題,那蟲卵是從天而降的?在調查結果水落石出前,不妨讓子彈再飛一會。

        不過,很多網友對于農夫山泉的回應不買賬,理由也很直接,這并不是農夫山泉第一次因涉食品安全事件而上熱搜,除了數年前的爆發的嚴重“質量門”事件和“標準門”事件外。

        2021年10月22日,有媒體又報道了農夫山泉NFC飲料出現黑色漂浮物,再次引發熱議。該媒體稱“有客戶在10月2日就拔打過農夫山泉服務電話說明情況,客服稱會盡快解決,但等了20多天,農夫山泉依然置之不理,讓他很寒心……”

        不日前,農夫山泉高價“母嬰水被質疑是智商稅”事件再發酵,多個官媒跟蹤報道。

        2021年6月27日,農夫山泉因“福島白桃”事件沖上熱搜,以“福島縣產”當賣點的農夫山泉,一度陷入了虛假宣傳的渦旋。

        在社交全平臺和黑貓投訴平臺,有關農夫山泉產品質量相關的吐槽與投訴,更是五花八門:

        ……

        從隨機抽取的案例中發現,有關農夫山泉的投訴,多數集中在有異味和有異物等涉食品安全的問題上。食品安全是紅線,相信要徹底杜絕隱患,可不是一條回應或道歉能解決的,農夫山泉要做的還有很多。

        除了飽受頻發的負面輿情沖擊,我們還發現,農夫山泉市值與股價遭遇史上最大幅度的雙殺,這對“營銷大師”農夫山泉來說,一方面意味著再難講出好故事,另一方面,會不會是經營危機凸顯的先兆?

        02,農夫山泉,還“甜”嗎?

        受“蟲卵門”影響,截至2021年10月21日收盤,農夫山泉微跌0.13%,報收37.85港元,但如果拉長時間線,較1月68.546港元的最高點,已近乎“腰斬”,總市值更是蒸發逾3000億,這背后的深層次原因又是什么呢?

        飲料行業迎來“零和游戲”。

        據Euromonitor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飲料銷量僅為884億件,相比2019年下降7.97%,其中TOP 10企業銷量占比44.9%,而2011年這一比重卻高達54%,這也說明,十年間,除了巨頭玩家們的市占率在不斷下滑,而不斷有新玩家殺入賽道分食,增速放緩的行業早已是一片紅海。

        這其中,在氣泡水這條新賽道,最讓鐘睒睒寢食難安的,莫過于400億新秀元氣森林。

        短短3年,元氣森林就實現了銷售額從1.8億飆漲至30億元的市場奇跡,2021年,元氣森林更是定下了破75億元的新目標,這其中,八成的營收貢獻來自于王牌產品,元氣森林氣泡水。

        再來看農夫的數據。

        2020年,農夫山泉營收達228.77億元,同比下降4.8%,其核心業務瓶裝水較2019年銷售額減少了3.8億元,但歸母凈利潤為52.8億元,同比增加了6.6%,這說明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農夫山泉旗下的四大業務板塊,收入均有下滑跡象。

        其中,包裝飲用水產品全年收入139.66億元,同比下降2.6%,茶飲料全年收入30.88億元,同比下降1.6%,功能性飲料收入27.92億元,同比下降26.1%,果汁飲料產品收入19.77億元,同比下降14.5%。

        也就是說,農夫過去一年,整個果汁類飲料產品收入之和,才勉強近20億,其中農夫汽泡水被劃歸的其他產品類,總和才4.6%,而且還包括含氧風味飲料、咖啡飲料、植物酸奶等品類,氣泡水具體占多少份額也就不用再比了。

        目前國內氣泡水賽道,農夫要追上元氣,還要加足馬力狂奔。

        即便是在飲用水的老賽道,占農夫山泉絕對大頭營收的天然水已不敢說具備絕對優勢,目前的市占率第一位置并不穩固,隨時面臨著另一個巨頭怡寶的威脅。

        據華經產業研究院《2020-2025年中國包裝飲用水市場供需格局及投資規劃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農夫山泉和華潤怡寶的市占率分別為21%、13%。

        另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數據顯示,2020年,以農夫山泉和怡寶為代表的包裝飲用水品牌占據較大的軟飲料市場空間,前行業TOP 6中,只有農夫山泉、怡寶、雪碧和百歲山的市占率較2019年有所提高,但未提及具體比例。

        不難看出,怡寶緊咬農夫的局面,或將在未來很長一段周期內持續,還有元氣森林也將目光瞄向了瓶裝水,并已經在旗艦店上架售賣,這對農夫和怡寶等傳統老兵來說,可不是啥好事情。

        重營銷輕研發

        農夫山泉的營銷實力大家有目共睹,但與此同時,我們發現,其用于研發支出的成本與營銷費用相比,幾乎不值一提。

        2017年~2019年,農夫山泉綜合營銷支出分別為9.82億元、12.34億元和12.19億元,同期研發投入依次為0.47億元、1.07億元和1.15億元。尤其在營收下滑的2020年,農夫山泉的營銷費用不減反增,高達55.11億元。

        研發成果與產品競爭力正相掛鉤,截止2020年末,農夫山泉尚有約18.05億元存貨,較2019年的17.62億元增長了2.4%,周轉天數也由2019年的62.5天增長到69.5天。

        單一營銷也難放大品牌優勢,我們看到的是作為蟬聯八屆的中國包裝飲用水市占率冠軍的農夫山泉,并沒有呈現出更加突出的品牌與規模優勢,業績的下滑,品牌勢能的疲軟,也進一步導致資本市場信心的不足,這一點,從跌到山腰的股價就可見一斑。

        業績承壓,發展受限,又偏偏還有系列負面事件,多重壓力下,等待農夫山泉和鐘睒睒的,只會是是一場硬仗,新老對手交織的當下,中國飲料江湖,誰會笑到最后?

        參考資料:

        信源綜合農夫山泉招股書和年報等相關數據、農夫山泉微博相關動態、黑貓投訴平臺、中國基金報和五谷財經等相關報道,圖源網絡

        ?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

        下載
        文章
        2021
        10/23
        19:57

        推薦閱讀

        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